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影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dofollowpro.com
重點推薦劇本
傳播正能量搞笑小品劇本《不信謠
外婆和外孫女之間情感故事小品劇
關于深入推進醫養結合康復發展工
幸福家庭生活題材搞笑小品《生日
銀行演出搞笑穿越劇《財源滾滾》
工程安全題材搞笑小品《安全底線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關于深入推進醫養結合康復發展工作
315消費者權益保護小品劇本(誠信為
三八婦女節女性題材相聲劇本(誰說女
建黨100周年劇本,以建黨百年為主題
適合情人節表演超搞笑小品劇本《原
關于元宵節的小品搞笑小品,湯圓劇本
史上最搞笑小品笑死人的爆笑小品劇
回家投資創業小品劇本《不忘初心回
新冠疫情背后的感人故事小品劇本《
2021年最有創意的公司年會節目搞笑
安全用氣宣傳搞笑情景劇劇本《燃氣
公司部門經理小品劇本《公司好經理
回家過年小品臺詞,過年回家題材的小
疫情期間保險客戶擔心理賠難的情景
適合在公司年會說的相聲,年會相聲劇
保險公司管理銷售人員感人事跡音樂
冬至音樂舞臺劇劇本《相遇在冬至》
房地產公司新進銷售員情景劇劇本《
最適合所有企業公司年會表演的音樂
農村宅基地使用糾紛小品劇本《我的
小學校園禁毒防艾小品《禁毒防艾從
校園防疫小品,疫情防控小品劇本《默
關于銀行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情景劇劇
反映教師生活的小品,適合教師演的小
抗疫復工復產政策宣傳小品劇本《善
有關疫情的感人故事劇本,疫情防控的
公司年會勵志情景劇劇本《公司好經
公司年會音樂劇劇本《公司好經理》
幫扶辦幫助農民賣土特產的小品劇本
銀行大堂營銷的小品,銀行規范化服務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影劇本 > 懸疑電影劇本 > 誰是兇手
 
授權級別:普通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影劇本-懸疑電影劇本   會員:zhrfa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11/17 10:36:42     最新修改:2020/11/19 8:45:52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dofollowpro.com 
電影劇本名:《誰是兇手》
(原創劇本網)作者:張榮發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影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影劇本、微電影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懸疑電影劇本

《誰是兇手》

     劇情梗概

                           誰是兇手

 

     劇本簡介:

煤老板宋興財的莊園里發生滅門慘案。刑警隊張隊長帶領隊員們對宋氏莊園連續發生的殺案展開了偵察,宋氏莊園滅門慘案撲朔迷離,疑惑重重。誰是兇手?

 

      主要人物:

張隊長---男,四十來歲,公安局刑偵大隊隊長。

肖  輝---男,三十來歲,刑偵隊刑警。

劉  剛---男,三十來歲,刑偵隊刑警。

           李  娜---女,二十多歲,刑偵隊刑警。           

宋興財---男,六十多歲,宋氏煤礦老板。

           宋世鵬---男,四十多歲,宋興財長子。

宋世飛---男,三十多歲,宋興財次子。

郭鳳嬌---女,四十來歲,宋興財之妻。

何靜嫻---女,四十來歲,宋世鵬之妻。

           趙雅琴---女,三十多歲,宋世飛之妻。

           李  嬸---女,四十多歲,莊園的保姆。

           宋  泉---男,二十多歲,莊園的保安。

         

    劇情梗概:

         夜,宋氏莊園

         天空烏云密布,雷聲隆隆。湖畔,宋氏莊園在夜色中閃爍著昏暗的燈光。

         莊園別墅何靜嫻的房間浴室里,何靜嫻脫掉衣服,跨進        浴缸,躺在浴缸中。

        夜,宋氏莊園后院

        一個蒙面人從莊園的后院翻墻而入。一道閃電劃破夜空,閃電中,蒙面人竄進別墅。

        夜,別墅客廳.

蒙面人潛入別墅客廳,來到客廳的一張供桌前。供桌上的玻璃盒中放著一個金佛像。蒙面人從玻璃盒中取出金佛像,放入背包中。

夜,何靜嫻的房間

蒙面人進入何靜嫻的房間,房間里沒有人。蒙面人在房間的柜子里、抽屜里搜尋起來,沒搜到值錢的東西,蒙面人進入房間里的浴室。

夜,別墅過道

蒙面人跑出何靜嫻的房間,在過道上碰上起來上廁所的保姆李嬸。李嬸見前面有個黑影,嚇了一跳,問道:誰?蒙面人不答話,朝著李嬸沖了過來,把李嬸推倒在地。李嬸大叫:來人呀!來人呀!蒙面人跑出別墅。

夜,莊園后院

莊園門衛室的燈亮了,保安宋泉走出門衛室。宋泉見蒙面人從別墅跑了出來,追了過去,大聲喝道:誰?蒙面人不答話,向莊園后院跑去,宋泉追上蒙面人,與蒙面人展開激烈的打斗。蒙面人將宋泉打倒在地奪路而逃。蒙面人逃到莊園后院圍墻,縱身跳上院墻,身上的背包掉在地上。宋泉追了過來。蒙面人翻墻而出。宋泉見翻墻人已逃走,撿起蒙面人掉下的背包返回門衛室。

早晨, 何靜嫻房間

李嬸來到何靜嫻房間門口,喊道:何太太,吃早飯啦!屋里沒回應,李嬸推門走進房間,房間里沒人,李嬸見浴室的門開著,走進浴室,見何靜嫻躺在浴缸里,走近一看,何靜嫻瞪著眼睛看著李嬸。李嬸嚇得驚叫:來人呀!來人呀!

上午,宋氏莊園

警車開進宋氏莊園。公安局刑警隊張隊長和刑警劉剛、李娜、肖輝下車,走進別墅,來到浴室,察看浮在浴缸的何靜嫻。肖輝拍攝兇案現場。李娜檢查何靜嫻的尸體。劉剛察看浴室的門窗。張隊長察看浴室的地面,發現有兩個人腳印。一個是男人的腳印,一個是女人的腳印。張隊長讓肖輝拍下地面的腳印。

劉剛、李娜在莊園別墅四周察看,發現有兩個男人的雜亂腳印,這兩個人的腳印從別墅門口一直延伸到莊園后院。

張隊長和肖輝在別墅客廳斟察,發現供桌上的玻璃罩里是空的。張隊長:肖輝,這玻璃罩子里怎么會是空的? 肖輝過來看了看:這玻璃罩里應該放有東西,看來,這里面的東西被人拿走了。張隊長察看地面:肖輝,地面有腳印。肖輝察看腳印:這腳印看上去和浴室里發現的男腳印相似。肖輝對腳印拍照。

上午,莊園客廳

宋世鵬奔進客廳。張隊長問宋世鵬:你是誰?宋世鵬:我是宋世鵬,何靜嫻的丈夫,我得知妻子遇害的消息,從煤礦趕了過來。張隊長:你昨晚在哪兒?宋世鵬:昨晚我在煤礦開會。張隊長:你在煤礦擔任什么職務?宋世鵬:礦長。張隊長:你經常回家嗎?宋世鵬:煤礦如沒事,我就會回家。張隊長:你和你妻子感情怎樣?宋世鵬:我和妻子感情很好。肖輝:你妻子有沒有仇人?宋世鵬:仇人?沒有吧!肖輝:你妻子和你家人關系怎樣?宋世鵬:據我所知,我妻子和家人的關系還好,就是和我弟妹有些矛盾。張隊長:什么矛盾?宋世鵬:也沒什么大矛盾,都是為家里的一些小事,經常爭吵。肖輝:這玻璃罩里放的是什么?宋世鵬:一尊金如來佛。這時,李娜走進客廳:張隊,在莊園后院發現腳印。

上午,莊園后院

莊園后院圍墻邊,張隊長、李娜、劉剛、肖輝仔細察看腳印。

劉剛:昨晚這里下了雨,腳印很清晰。李娜: 有兩個人的腳印,其中一個人是翻過圍墻進入了莊園的。劉剛:這個人一直走到莊園別墅,說明這個人進入了別墅。肖輝仔細觀察腳印:這個腳印和浴室的男腳印相似,說明這個人還進入過浴室。

上午,莊園廚房

劉剛、李娜向李嬸了解情況。李娜問李嬸:你是什么時間發現死者的?李嬸:大約早上八點,我去叫何太太吃早飯,發現她死在浴缸里。劉剛:昨晚你去過死者的房間嗎?李嬸:沒去過。李娜:昨晚有人去過死者的房間嗎?李嬸:我看見郭太太去過。劉剛:誰?李嬸:就是老爺子的太太郭鳳嬌。李娜:什么時間?李嬸:大概八點鐘。李娜:郭鳳嬌與死者的關系怎樣?李嬸:表面上看好像還不錯,實際上倆人的關系很緊張。李娜:她們倆有仇?李嬸:何太太知道郭太太與她老公的關系不正常,她們經常吵鬧。劉剛:昨晚你發現有人來過莊園嗎?李嬸:夜里我起來上廁所,在過道上碰到一個人。李娜:什么時間?李嬸:大約半夜一點左右我在過道上看見一個蒙面人,匆匆走了過來,我大喊來人,那人把我推倒就跑走了。劉剛:那人有多高?什么模樣?李嬸:大概一米七左右,蒙著面,看不清臉。劉剛:你沒追出去?李嬸:我嚇壞了,沒敢追。

上午,,莊園門衛室

張隊長,肖輝在向保安宋泉了解情況。肖輝:昨天夜里莊園里發生了什么情況?宋泉:昨天夜里我在門衛室睡覺,聽見有人喊:來人呀!我沖了出去,看見一個蒙面人從別墅里跑了出來,我追了過去,和那個人進行打斗,那個人把我打倒后翻院墻逃走了。張隊長:昨天夜里什么時間?宋泉:大概半夜一點左右。張隊長:莊園后院的腳印是你和那個蒙面人留下的?宋泉:應該是吧,。肖輝:這個人半夜來莊園干什么?宋泉:這個人是個盜賊,來莊園偷東西。張隊長:你怎么知道這個人是來偷東西的?宋泉:那個人在逃跑時從身上掉下一個背包,被我撿到。肖輝:背包里有什么東西?宋泉:背包里有一個金佛像,這金佛像原是放在客廳的。肖輝:你知道何靜嫻昨夜被害的事嗎?宋泉:我是今天早上聽李嬸說的。肖輝:昨天晚上,莊園的人有沒有進出的?宋泉:昨天夜里,趙太太開車出去了。肖輝:誰?宋泉:趙太太,二少爺的老婆。肖輝:什么時間?宋泉:夜里十一點左右。肖輝:什么事半夜出去?宋泉:不知道,主人家的事我們不便問。

上午,郭鳳嬌房間

劉剛、李娜在向郭鳳嬌了解情況。李娜:你叫什么名字?郭鳳嬌架著腿,點著一支煙:我叫郭鳳嬌。劉剛:你是這家的什么人?郭鳳嬌吐了一口煙:這個莊園的女主人。劉剛:莊園的主人呢?郭鳳嬌:得了癌癥,住院了。李娜:昨晚你去過死者的房間嗎?郭鳳嬌:沒去過。李娜:你和死者的關系怎樣?郭鳳嬌:一般,不是太好也不是太壞。李娜:你們家誰和死者有矛盾?郭鳳嬌:趙雅琴,老二的太太,這兩人是死對頭,經常吵鬧,前兩天,她們倆還打了一場。李娜:為了什么?郭鳳嬌:為了遺產的事。張隊長:什么遺產?郭鳳嬌:老爺子得了癌癥,快死了,兩兄弟為爭遺產打得不可開交。劉剛:昨晚有人來過莊園嗎?郭鳳嬌:誰來過我不知道,但我看見趙雅琴半夜出去了。張隊長:什么時間?郭鳳嬌:大概十一點左右。劉剛:你怎么知道的?郭鳳嬌:我起來上廁所,聽見有汽車響聲,我從窗戶看見趙雅琴的車。李娜:昨天半夜一點,你發現什么情況沒有?郭鳳嬌:沒發現,上廁所后我又睡著了。

中午,何靜嫻的房間

宋世鵬坐在沙發上發呆。郭鳳嬌走進來,坐在宋世鵬身邊,酸溜溜地:還難過呀?宋世鵬嘆了口氣:畢竟是多年的夫妻呀!郭風嬌:喲,蠻有感情嘛!你對我有沒有感情?宋世鵬:你是我繼母嘛!郭風嬌咯咯笑道:什么繼母!說著,坐到宋世鵬的腿上,摟住宋世鵬的脖子。宋世鵬:別這樣,當心讓人看見。郭風嬌:怕什么!你老婆死了,你老爸也快死了。宋世鵬:我父親的情況怎樣?郭風嬌:前兩天我去醫院看過,聽醫生說,你爸的日子不長了。你爸死了,你老婆也死了,咱倆的事也就明正言順了。宋世鵬:靜嫻是不是你害死的?郭風嬌:你懷疑我?告訴你,我真想除掉她,但我有這個心,沒這個膽。現在,有人替我除了她,掃清了我的障礙,哈哈!宋世鵬:誰和靜嫻有這么大的仇,要把她殺死?郭風嬌:我看有人不僅想除掉你老婆,還想除掉你!宋世鵬:誰?郭風嬌:就是你弟弟和你弟妹!宋世鵬:他們為什么要除掉我們?郭風嬌:你弟弟早就看上你在煤礦的位置,你爸一死,再把你除掉,這個煤礦就是他們的了。宋世鵬推開郭鳳嬌:不要亂說。我現在得去醫院,把靜嫻被害的事告所我父親。郭風嬌:明天再去,今晚就住我哪兒,再也不用擔心你老婆看見了。說著,摟住宋世鵬,倒在沙發上。

下午,刑警隊會議室。

刑警隊在召開案情分析會。張隊長:宋氏莊園何靜嫻死亡案,據現場勘察和尸檢,可以斷定是一起謀殺案,有人趁何靜嫻在浴缸洗澡,將何靜嫻按在浴缸里溺水而亡。肖輝,把你把宋氏莊園的情況介紹一下。肖輝:宋氏莊園是煤礦老板宋興財的別墅莊園。宋興財今年六十八歲,現身患癌癥住在醫院里。宋興財有過三個老婆,現在的第三個老婆,是煤礦局局長的小姨子,比宋興財小二十多歲。宋氏莊園的成員有:宋興財,宋氏煤礦的老板;宋興財的長子宋世鵬,大老婆生的,是宋氏煤礦的礦長;宋興財的次子宋世飛,二老婆生的,是宋氏煤礦的付礦長;郭鳳嬌,宋興財的現在的妻子;何靜嫻,宋世鵬的妻子;趙雅琴,宋世飛的妻子;還有莊園的保姆李嬸和保安宋泉。張隊長:談談你們對案情的分析和看法。劉剛:我認為,盜賊很可能是殺害何靜嫻的兇手。張隊長:為什么?劉剛:盜賊進入別墅后,先在客廳偷了一個金佛像,然后潛入何靜嫻的房聞偷東西,被在浴缸里的何靜嫻發現,所以殺人滅口。李娜:劉剛的分析有道理,只要我們抓住這個盜賊,殺人案就會真像大白。張隊長有一個習慣,在聽別人發言時,總是閉著眼睛,靠在椅子上,兩手交叉放在胸前。肖輝:我認為,殺害何靜嫻的可能有他人。張隊長睜開眼:理由呢?肖輝:浴室里發現兩個人的腳印,一個盜賊的腳印,一個是女人的腳印。這說明,不僅是盜賊到過現場,而且還有另外一個女人到過現場,這個女人也有可能是殺害何靜嫻的兇手。劉剛:這個女人的腳印是誰的?李娜:據莊園保姆說,她看見郭鳳嬌那天晚上去過何靜嫻的房間。何靜嫻知道郭鳳嬌與她老公宋世鵬的不正常關系,她們倆的關系很緊張。郭鳳嬌有可能為了阻止何靜嫻說出她與宋世鵬的不正常關系殺人滅口。肖輝:我核對過,那個女人的腳印不是郭鳳嬌的,說明還有別的女人去過浴室。張隊長站起來,背著手,在會議來回走著:這些都是我們的分析。下一步,我們要抓住盜賊,還要搞清楚去過現場的那個女人是誰?

        上午,公安局審訊室

        劉剛、李娜抓住了那個盜賊,對這個盜賊進行審訊。劉剛:宋氏莊園發生兇案的晚上你去過宋氏莊園嗎?盜賊:去過。劉剛:什么時間?盜賊:大概半夜一點。李娜:怎么進去的?盜賊:翻院墻進去的。劉剛:去干什么?盜賊:偷東西。李娜:偷了什么?盜賊:在客廳偷了一個金佛像,后來又丟了。劉剛:在哪兒偷的?盜賊:在客廳。李娜:你還去過哪兒?盜賊:沒去過。劉剛勵聲地:還去過哪兒?盜賊:還去過一個房間。劉剛:去過房間里的浴室嗎?盜賊很緊張,不回答。劉剛喝道:去過浴室嗎?盜賊害怕地:去,去過。李娜大聲地:去干什么啦?盜賊:我什么也沒干。劉剛突然問道:浴缸里的那個女人是不是你殺害的?盜賊急忙否認:浴缸里的那個女人不是我殺的。我進入浴室時,那個女人就死在浴缸里了。當時,我嚇壞了,慌忙跑了出來。李娜:你去了哪里?盜賊:在過道上碰到一個女人,擋住了我的去路,我推倒那個女人,跑出別墅,又碰到一個男的追我,我把那個男的打倒后,翻后墻逃走了。

下午,刑警隊會議室

刑警隊在開會分析案情。劉隊長靠在椅子上:劉剛,李娜,對盜賊的審訊情況怎樣? 劉剛:那個盜賊承認那天半夜一點去了何靜嫻的房間,但他不承認殺害了何靜嫻。李娜:據盜賊交待,他進入浴室時,何靜嫻已死在浴缸里了。張隊長:可以排除盜賊是殺害何靜嫻的兇手,因為法醫判斷,何靜嫻被害的時間是晚上十點到十二點之間。宋世鵬、宋世飛那天晚上在哪里?李剛:宋世鵬、宋世飛那天晚上確實在礦上開會,沒有回莊園,可以排除他們殺害何靜嫻的可能。李娜:兇手會是誰?兇案現場那個女人的腳印是誰的?肖輝:經和趙雅琴的鞋印比對,初步判斷是趙雅琴的腳印。李娜:趙雅琴去過兇案現場?肖輝:保安反映,趙雅琴案發晚上十一點離開了莊園,郭鳳嬌也看見趙雅琴當晚十一點開車離開了莊園,有可能趙雅琴殺害了何靜嫻后逃走了。張隊長:趙雅琴為什么要殺害何靜嫻?肖輝:郭鳳嬌說,趙雅琴和何靜嫻矛盾很大,為繼承遺產,經常爭吵。李娜:趙雅琴有作案的動機。劉剛:趙雅琴有那么大的力氣能把何靜嫻按在浴缸里溺死?肖輝:據了解,趙雅琴曾經是個運動員。李娜:趙雅琴到現在也沒回莊園,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去了。肖輝:所以,趙雅琴作案的可能性最很大。張隊長在會議室來回走著:這只是我們的分析,還缺少有力的證據。桌上的電話響了,劉剛拿起電話:喂!我是刑警隊。劉剛放下電話:張隊長,莊園的保姆說,趙雅琴回莊園了。張隊長:走,去莊園!

         下午,莊園別墅客廳

         肖輝、劉剛、李娜在詢問趙雅琴。肖輝:案發那天晚上十一點,你離開莊園干什么去了?趙雅琴:我有事。劉剛:什么事?趙雅琴傲慢地:你們管得著嗎?李娜大喝一聲:趙雅琴!你老實回答!肖輝:趙雅琴,案發那天晚上你去過何靜嫻的房間嗎?趙雅琴:沒去過!李娜厲聲地:去過沒有?趙雅琴:沒去過!劉剛:兇殺現場為什么出現你的腳印?趙雅琴驚訝地:有我的腳印?不可能,那天晚上我根本就沒去過何靜嫻的房間。肖輝:案發晚上你離開莊園干什么去了?趙雅琴:那天晚上十一點,我接到我家里的電話,說我媽得了急病,我趕回家看我媽去了,你們不信可以去調查。肖輝:你怎么解釋在現場發現你的腳印?趙雅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對了,前些天,我扔掉一雙運動鞋。劉剛:什么樣的鞋?趙雅琴:白色的運動鞋。李娜:扔在哪兒?趙雅琴:扔在莊園外的垃圾堆上。

        下午, 莊園圍墻外

        張隊長來到圍墻外的一個垃圾堆,他撿起地上一根樹技,在垃圾堆里拔來拔去。突然他發現一只奇怪的白色運動鞋,這只運動鞋只有鞋面,沒有鞋底。這時,李娜、劉剛、肖輝走了過來。張隊長:看,這是什么?李娜他們仔細察看那只鞋面。李娜:這是一只女人的運動鞋的鞋面。劉剛:趙雅琴說她扔掉了一雙運動鞋,這只鞋面會不會是趙雅琴扔掉的運動鞋?肖輝:怎么只有鞋面,沒有鞋底?張隊長:肖輝,你去把趙雅琴找來!肖輝:是!張隊長:繼續找另一只鞋。張隊長、劉剛、李娜分頭繼續在垃圾堆里尋找另一只鞋。李娜找到了另一只鞋面:張隊長,找到了!和那只運動鞋一樣,沒鞋底。這時,肖輝帶著趙雅琴來到垃圾堆。張隊長問趙雅琴:這鞋是你的嗎?趙雅琴仔細看了看鞋:是我扔掉的那雙運動鞋,但我扔掉的是一雙完整的鞋,不是一雙鞋面。肖輝:有人把鞋底拿走了。劉剛:怪事,整個鞋不要,只要鞋底干什么?

上午,刑警隊辦公室。

張隊長靠在辦公桌旁的椅上,閉著雙眼像似睡著了。肖輝走進辦公室,見張隊長睡著了,輕手輕腳走到辦公桌旁。張隊長睜開眼:肖輝!肖輝:張隊長,你沒睡著?張隊長:宋氏莊園出了殺人案,我那睡得著?肖輝,你認為宋氏莊園兇殺案的關鍵點在哪里?肖輝:我認為,關鍵點是現場出現的那個女人的腳印。我們在垃圾堆里發現的趙雅琴的運動鞋,其鞋底的尺寸、紋路和兇案現場發現的腳印完全一致。張隊長:我們在垃圾堆里發現的運動鞋只有鞋面,沒有鞋底,你怎么能斷定其鞋底的尺寸、紋路和現場的腳印一致呢?肖輝:我問過趙雅琴,那雙運動鞋在哪個商店買的?我去過那個商店,找到了趙雅琴買過的運動鞋,其鞋底和現場發現的腳印進行了仔細地核對,結果完全一致。因此,我認為,找到穿著那雙運動鞋鞋底進入現場的人是該案的關鍵。張隊長:什么人能穿著鞋底進入現場?難道他把鞋底粘在腳上?這個人為什么要穿著趙雅琴的鞋底進入現場?肖輝:他想轉移我們的視線。張隊長贊許地點點頭。

早晨,宋氏莊園

保姆李嬸來到郭鳳嬌房間門外,敲門:郭太太,吃早飯了!里面沒有回應。保姆推門,進入房間,驚叫起來。

上午,宋氏莊園

兩輛警車來到宋氏莊園,張隊長、劉剛、李娜,肖輝下了汽車,急沖沖進了郭鳳嬌的房旬,郭鳳嬌躺在床上已死去。刑警們展開了勘察。李娜對尸體進行檢查:張隊,死者脖子上有手掐的痕跡。張隊長走了過來察看郭鳳嬌脖子上的痕跡。肖輝對郭鳳嬌脖子上的痕跡進行拍照。張隊長察看郭鳳嬌的手指,發現郭鳳嬌的指甲里有一塊血跡:李娜,你來看看,這指甲里好像有血跡。李娜過來仔細察看:對,是血跡。張隊長:取下來,送去化驗。

上午,莊園別墅廚房

李娜詢問李嬸:你是幾點發現郭鳳嬌死在床上的?李嬸:早上八點,我去喊郭太太吃飯。李娜:昨天晚上你看見什么沒有?李嬸小聲地:我看見大少爺到郭太太房間去了。李娜:幾點?李嬸:大概晚上九點鐘。李娜:宋世鵬是什么時間離開郭鳳嬌房間的?李嬸:不知道。李娜:昨晚你還發現什么情況?李嬸:晚上十二點多,我起來上廁所,看見二少爺從郭太太的房間里出來。

上午,莊園客廳

張隊長和宋世鵬談話。張隊長:你昨晚去過郭鳳嬌的房間?宋世鵬:去過。張隊長:幾點?宋世鵬:大概九點。張隊長:去干了什么?宋世鵬:去談我父親的病情。

  閃回,郭鳳嬌的房間里

  郭鳳嬌身穿又薄又透的睡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宋世鵬推門走了進來:還沒睡?郭鳳嬌:等你呢!宋世鵬坐到郭鳳嬌身邊:老爺子病情怎樣?郭鳳嬌:你倒挺關心老爺子。宋世鵬:他是我父親嘛。郭鳳嬌:今天下午我去醫院看過,醫生說,老爺子的狀態不妙,時間不多了,要做好后事的準備。宋世鵬:后事都準備好了。郭鳳嬌:繼承權的事你父親是怎么安排的?宋世鵬:父親的遺書早就寫好了,等父親一死,我就可以繼位了。郭鳳嬌趴在宋世鵬的身上:我什么時候繼位呀?宋世鵬:等我繼位了,你就可以繼位了。郭鳳嬌:我都等不及了。郭鳳嬌摟著宋世鵬:上床睡吧!宋世鵬:今晚不行,我現在要到礦上去。郭鳳嬌摟住宋世鵬不放:急什么呀!明天再去不行嗎?宋世鵬推開郭鳳嬌:不行!礦上有急事。郭鳳嬌嬌滴滴地:親我一下。宋世鵬在郭鳳嬌的臉上親了一口,走出房間。

       閃回,莊園客廳

張隊長:你和郭鳳嬌是什么關系?宋世鵬: 郭鳳嬌是繼母,自從我父親得了癌癥住院后,總是來纏我。張隊長:為什么?宋世鵬:她知道我父親已把公司的繼承權給了我,大概是想繼續當這莊園的女主人吧!張隊長:你對郭鳳嬌真有感情?宋世鵬:談不上感情,郭鳳嬌纏得我很緊,我有把柄在她手上,我很想擺脫她。張隊長:所以,你想除掉她?宋世鵬:我沒想過要除掉她。張隊長:你是什么時候離開郭鳳嬌房間的?宋世鵬:大概十點我就走了。

上午,莊園門衛室

肖輝詢問保安宋泉:昨晚有人來過莊園嗎?宋泉:沒有人來過。肖輝:有人出去過嗎?宋泉:二少爺的太太開車出去了。肖輝:什么時間?宋泉:大概八點多。肖輝:還有什么情況?宋泉:后來大少爺也開車出去了。肖輝:什么時間?宋泉:大概十點。

上午,莊園客廳。

劉剛和宋世飛談話:宋世飛,昨晚你在哪里?宋世飛:我和老婆在家看電視。劉剛:昨晚你去過郭鳳嬌的房間嗎?宋世飛一愣:沒去過。我看電視到十一點就睡了,不信,你們可以去調查。

下午,刑警隊辦公室

張隊長靠在椅子思索著。肖輝、劉剛、李娜走了進來。肖輝:張隊,尸檢報告出來了。張隊長:結果怎樣?肖輝:死者是被人掐死的。張隊長背著手,在辦公室來回走著:你們對案情有什么看法?誰有作案的可能?李娜:據保姆反映,案發晚上,宋世鵬、宋世飛都去過郭鳳嬌的房間,都有作案的可能。張隊長:我與宋世鵬談過,宋世鵬承認去過郭鳳嬌的房間。但他說,十點就離開了,到礦上去了。肖輝:保安證實,宋世鵬晚上十點多開車出了莊園。李娜:保姆說,她看見宋世飛十二點多從郭鳳嬌的房間出來。劉剛:宋世飛說他沒去過郭鳳嬌的房間,他和老婆在家看電視。肖輝:保安說,那天晚上八點多宋世飛老婆開車出了莊園。李娜:宋世飛沒說實話,說明他心里有鬼。肖輝:死者脖上的被掐的指紋痕跡是宋世飛的。另外,床上有博斗掙扎的痕跡,很可能是宋世飛對郭鳳嬌進行了強奸,再把郭鳳嬌掐死,因為尸檢時,在郭鳳嬌的陰道里發現了精液。張隊長:郭鳳嬌指甲里的血跡和陰道里精液的DNA檢測結果出來了沒有?肖輝:還沒有。李娜:宋世飛是作案嫌疑人!張隊長:拘捕宋世飛!

上午,公安局審訊室

肖輝、李娜、劉剛審訊宋世飛。肖輝:宋世飛,案發晚上你去過郭鳳嬌的房間沒有?宋世飛:沒去過。李娜:有人看見你那天晚上十二點多從郭鳳嬌的房間出來。劉剛厲聲地:你去沒去過郭鳳嬌的房間?宋世飛慌了:去,去過。肖輝:什么時間去的?宋世飛:大概晚上十一點左右。李娜:你老婆那天晚上在家嗎?宋世飛:她晚上八點去娘家了,趁她不在,我去了郭鳳嬌的房間。劉剛:剛才你為什么說沒過去?宋世飛:我害怕郭鳳嬌的死牽連到我。劉剛厲聲地:郭鳳橋是不是你殺的?宋世飛急忙否認:不是,郭鳳嬌不是我殺的,我只是把她掐昏了。劉剛:你把她掐昏后干了什么?宋世飛:我…

閃回,深夜,郭鳳嬌的臥室。

宋世飛敲門。郭鳳嬌被驚醒。郭鳳嬌打開房門,見是宋世飛:你來干什么?宋世飛走進門,一把摟住郭鳳嬌。郭鳳嬌推開宋世飛:放開!宋世飛抱起郭鳳嬌,把郭鳳嬌放到床上。郭鳳嬌奮力推開宋世飛:你要干嘛?宋世飛壓在郭鳳嬌身上:許我哥來,就不許我來?郭鳳嬌:不行!宋世飛壓住郭鳳嬌。郭鳳嬌掙扎。宋世飛掐住郭鳳嬌的脖子。郭鳳嬌昏了過去。宋世飛扯掉郭鳳嬌的內衣…

下午,刑警隊辦公室。

張隊長低著頭,背著手在辦公室來回走著。劉剛、李娜看著來回走動的張隊長。突然,張隊長停住腳步,問劉剛、李娜:你們說,郭鳳嬌是宋世飛掐死的嗎?劉剛:我看八成是。李娜:我看不是。劉剛:咱們打賭。李娜:賭什么?劉剛:如果我說得對,你嫁給我;如果不是,我嫁給你!李娜:去你的!張隊長哈哈大笑。肖輝走進辦公室:張隊,DNA檢驗結果出來了。郭鳳嬌陰道里精液的是宋世飛的,但郭鳳嬌指甲中的血跡不是宋世飛的,也不是郭鳳嬌的。另外,郭鳳嬌的死亡時間也確定了。張隊長:什么時間?肖輝:下半夜兩點左右。眾人驚諤。李娜:保姆說,她看見宋世飛十二點就從郭鳳嬌的房間里出來了。劉剛:難道下半夜兩點還有人進入了郭鳳嬌的房間殺害了郭鳳嬌?張隊長背著手,皺著眉頭,在辦公室來回走著。劉剛:宋世飛怎么辦?張隊長:放了吧!

       早上,莊園別墅餐廳。

       保姆李嬸正在準備早餐,將三份牛奶、面包片、煎雞蛋等端到餐桌上。宋世飛和趙雅琴來到餐廳用餐。趙雅琴:李嬸!你去買只雞,給世飛補補身子。李嬸:好,我這就去。李嬸提著菜籃子離開餐廳。趙雅琴和宋世飛吃完早餐后離開餐廳。

       宋世鵬來到餐廳用餐,他先喝了牛奶,再吃面包片、雞蛋。

突然,宋世鵬露出痛苦的表情,倒在地上。

       上午,保姆李嬸提著菜籃子走進餐廳,見宋世鵬倒在地上,奔了過去:大少爺,你怎么啦?李嬸見宋世鵬一動不動,驚叫起來:來人啦!來人啦!

       上午,刑警隊辦公室。

       張隊長靠在椅子上,閉著眼睛,思索著。桌上的電話響了。張隊長拿起電話:什么?宋世鵬死了?真是邪了門,又死一個。肖輝、劉剛、李娜去莊園!

上午,宋氏莊園門口。

醫生抬著宋世鵬的尸體從莊園出來,向救護車走去。警車急駛而來。張隊長、肖輝、劉剛、李娜從警車上下來,走到救護車旁邊。張隊長對醫生說道:我們是公安局刑警大隊的,宋世鵬怎么樣?醫生:死了!張隊長:怎么死的?醫生:像是中毒。張隊長:中毒?讓我們看一下尸體。張隊長、肖輝、劉剛、李娜察看宋世鵬的尸體。張隊長對醫生說:請你們把尸體運到公安局去,我們要對尸體進行檢驗。

上午,莊園別墅餐廳

張隊長、肖輝、劉剛、李娜在餐廳勘察現場。張隊長拿起宋世鵬吃過的早餐仔細察看。肖輝逐一拍照。張隊長:劉剛,把這些食物裝起來拿回去化驗。李娜,你去把保姆和宋世飛夫婦找來。肖輝,你去門衛室找保安了解情況。

       上午,莊園別墅餐廳

       張隊長、李娜、劉剛向李嬸了解情況。張隊長問李嬸:是你給宋世鵬準備的早餐?李嬸:是!他們全家的早餐都是我準備的。李娜:宋世鵬吃了什么?李嬸:我給他們準備的都是一樣的,牛奶、面包、雞蛋。大少爺吃的時候我不在餐廳,他吃了什么我不知道。劉剛:你在哪里?李嬸:我去菜市場買菜去了。李娜:誰叫你去的?李嬸:趙太太吃早飯的時候叫我去的。劉剛:你去菜市場的時候趙雅琴和宋世飛吃完了沒有?李嬸:沒有,他們還在吃。張隊長:宋世鵬什么時候吃的早餐?李嬸:我不知道,我走的時候,大少爺還沒來吃。張隊長:宋世鵬是在宋世飛夫婦吃完后才來吃的?還是宋世飛夫婦正在吃的時候宋世鵬就來吃了?李嬸:這我就不知道了,因為這時候我就去菜市場了。李娜:保安是在哪兒吃飯?李嬸:保安和我一般都在廚房吃。張隊長:保安吃早飯了嗎?李嬸:大概吃了吧,因為我給他準備的早餐都沒了。李娜:保安是什么時候吃的?李嬸:具體什么時間我不知道。劉剛:是在你去菜市場前還是你去菜市場后?李嬸:肯定是在我去菜市場后,因為我在去菜市場前,保安還沒來吃。張隊長:這就是說,在你去菜市場之前,宋世鵬、保安都沒來吃早飯?李嬸:對!張隊長:是宋世鵬先來吃的還是保安先來吃的?胖姐:這我就不知道了。

上午,莊園門衛室

肖輝在詢問保安宋泉。 肖輝:什么時間吃的早飯?宋泉:大概八點左右。肖輝:你吃的時候,宋世鵬、宋世飛他們吃了嗎?宋泉:不知道。我在廚房吃,他們在餐廳吃,沒見到他們。

上午,別墅餐廳

張隊長、劉剛、李娜在詢問宋世飛夫婦。劉剛:你們什么時候吃的早飯?宋世飛:大概七點半。李娜:你們吃的時候宋世鵬來吃了嗎?宋世飛:沒來。劉剛:宋世鵬是什么時間吃的?宋世飛:不知道。趙雅琴:我們吃完走的時候,他還沒來吃。劉剛:也就是說,宋世鵬是在你們吃完走后才來吃的?宋世飛:是。張隊長:你們知道保安是什么時候來吃的早飯嗎?趙雅琴:我們吃完走的時候,我看見保安進了廚房,他是在廚房吃。

上午,公路上

張隊長開著警車行駛在返回公安局的公路上。張隊長:李娜,你知道宋世鵬是中的什么毒?李娜:像是氫化鉀。張隊長:為什么?

李娜:從尸體看,像是。劉剛:是誰放的毒呢?李娜:可能是宋世飛夫婦。劉剛:為什么?李娜:一是宋世飛夫婦有作案的時間,宋世鵬是在宋世飛夫婦吃完走了后才來吃的,二是宋世飛夫婦有作案的動機,宋世鵬死了,宋世飛就可以繼承宋氏公司的全部遺產。劉剛:分析得有道理。張隊長:肖輝,你有什么看法。肖輝:我認為,保安宋泉也有作案的可能。劉剛:為什么?肖輝:我問過宋泉,他說他沒看見宋世飛夫婦吃早飯,可趙雅琴說,他們吃完走的時候,看見保安走進廚房,到底誰說的是真的?張隊長:如果趙雅琴說的是真的,保安宋泉就有作案的時間,因為,宋世飛和趙雅琴吃完走后,廚房和餐廳里就剩下宋泉一個人了。李娜:宋泉為什么要毒死宋世鵬呢?劉剛:是呀,宋泉沒有作案的動機呀!警車里一陣沉默。張隊長:對宋世飛夫婦和宋泉進行監視!

下午,刑警隊辦公室

張隊長靠在椅子上閉目思考。劉剛和李娜走了進來。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李娜拿起電話:李嬸,什么事?宋世飛夫婦出去了,上哪兒?李娜放下電話:宋世飛夫婦去五臺山了。劉剛:去五臺山干什么?張隊長:劉剛、李娜,你們去跟蹤監視宋世飛夫婦,看他們去干什么?有情況及時報告。

下午,公路上

宋世飛夫婦的車行駛在盤山公路上。劉剛和李娜開著車跟在宋世飛的后面。

       下午,五臺山

       前來參觀、拜神求佛的人群熙熙攘攘。宋世飛夫婦走進一座神廟,向菩薩上香跪拜。劉剛和李娜在人群中監視宋世飛夫婦。突然,劉剛在人群中發現保安宋泉的身影:宋泉怎么也來啦?李娜:誰?劉剛:保安宋泉。李娜:他來干什么?劉剛拿出電話向張隊長報告:張隊,保安宋泉也來了。

       下午,刑警隊辦公室。

       張隊長拿著電話:宋泉也到了五臺山?劉剛,你和李娜分別跟蹤宋世飛夫婦和宋泉,有情況及時報告。張隊長放下電話,自言自語:宋泉去五臺山干什么?張隊長背著手在辦公室來回走著。突然,張隊長停住步,喊道:肖輝!肖輝跑進辦公室:張隊,什么事?張隊長:去宋氏莊園!

       下午,五臺山停車場

       宋泉來到停車場,劉剛跟隨宋泉也來到停車場。鄺泉來到一輛轎車旁。劉剛用望遠鏡監視著宋泉的舉動。宋泉站在車旁,左顧右盼。突然,宋泉用鑰匙打開了車門,鉆進了車里。劉剛在望遠鏡看到宋泉的這一行動,自言自語:宋泉怎么會有宋世飛的車鑰匙?他到車里去干什么?

       下午,莊園門衛室

       張隊長的警車來到莊園,張隊長和肖輝下車,走進門衛室。 張隊長和肖輝在門衛室的鄺泉臥室進行搜查。肖輝在床底下找出一個塑料包,打開一看,里面是一雙奇怪的鞋。肖輝叫道:張隊,你來看!一雙雙層底的鞋。張隊長拿過鞋察看:這鞋的外層鞋底好像是何靜嫻兇案現場趙雅琴的鞋印。肖輝仔細仔察看:對,是趙雅琴的鞋底。張隊長:狡猾的鄺泉!張隊長在桌子的抽屜里發現一個藥瓶,打開一看,里面還有一些藥。張隊長:肖輝,你來看,這是什么?肖輝拿著瓶子,仔細看著。張隊長:是不是氰化鉀?肖輝:可能是。張隊長:拿回去化驗,找鄺泉的DNA樣本!肖輝發現鄺泉的剃須刀:張隊,鄺泉的剃須刀。張隊長:好,拿回去!

       下午,公路上

       宋世飛夫婦的車行駛在返回的盤山公路上。劉剛和李娜的車跟在宋世飛的車后面。宋世飛開著車急駛在盤山公路上。劉剛開著車緊跟著。宋世飛的車來到一段陡峭的下坡山路,車速越來快。趙雅琴叫道:開慢點!宋世飛控住不住車速,汽車飛奔而下。趙雅琴驚叫:踩剎車!踩剎車! 宋世飛大叫:剎車不行了! 宋世飛的車飛速下行,前面是一拐彎處,宋世飛猛打方向盤,汽車猛撞在公路邊的山巖上,汽車翻滾,摔下了山崖。跟在后面的劉剛看到前面的一幕,緊急剎車停下。劉剛、李娜下車跑到山崖邊,往下看去,宋世飛的車摔在山澗里。 劉剛拿出電話緊急向張隊長報告:張隊長,出事啦! 張隊長的聲音:出了什么事?劉剛:宋世飛的車摔下懸崖啦!張隊長的聲音:保護好現場,我馬上趕過來!

下午,盤山公路懸崖下

劉剛、李娜和交警們在勘察事故現場。張隊長、肖輝急速趕到現場。張隊長向劉剛、李娜詢問情況。張隊長:宋世飛夫婦怎么樣?劉剛:已經死亡。張隊長:事故原因查清楚了沒有?李娜:交警正在對車子進行檢查。一個交警走過來:張隊,對車子檢查發現,剎車被人破壞了。肖輝:又是謀殺!劉剛想起保安宋泉進入宋世飛的車內畫面,脫口而出:是宋泉!張隊長:宋泉?劉剛:我看見鄺泉在停車場進了宋世飛的車。張隊長:鄺泉懂車?肖輝:宋泉在來莊園之前當過司機。劉剛:是宋泉破壞了剎車!

夜,刑警隊會議室

刑警隊召開案情分析會。張隊長:在一個月時間內,宋氏莊園連續發生了四起兇殺案,案情撲朔迷離,錯綜復雜。經過對過四起案件的偵察分析,初步有了以下的結果:何靜嫻兇殺案,在現場發現了趙雅琴的鞋印。我們在莊園保安宋泉的臥室里發現了一雙特制的雙層鞋底的鞋,這雙鞋的外層鞋底就是趙雅琴扔掉的那雙運動鞋的鞋底。那天晚上,在盜賊進入別墅行竊前,宋泉穿著那雙特制的鞋,進了何靜嫻的房間。

 閃回,夜,電閃雷嗚。

宋泉戴著頭套和手套,穿著雙層鞋底的鞋,進入何靜嫻的房間。躺在浴缸中的何靜嫻看見進來的宋泉,嚇得驚叫。宋泉奔到浴缸邊,將何靜嫻按入水中。何靜嫻拚命掙扎,宋泉死死按住何靜嫻。不一會,何靜嫻沒了動靜……

夜,刑警隊會議室

張隊長背著雙手,在會議室來回走著:郭鳳嬌兇殺案也是宋泉干的。我們在郭鳳嬌手指甲中發現的血跡,經DNA比對,是宋泉的血跡。那天晚上,宋世飛從郭鳳嬌房間出來后,宋泉進入了郭鳳嬌的臥室,將睡在床上的郭鳳嬌掐死。宋泉在作案時帶了手套,所以在郭鳳嬌的脖子上沒有留下宋泉的指紋。

 閃回,深夜,郭鳳嬌的臥室

宋泉戴著頭套和手套,進入郭鳳嬌的門臥室。郭鳳嬌被驚醒,欲叫喊,宋泉狠狠掐住郭鳳嬌的脖子,郭鳳嬌拼命掙扎,雙手亂抓鄺泉,宋泉死死掐住郭鳳嬌的脖子…

夜,刑警隊會議室

張隊長繼續說道:宋世鵬死亡也是宋泉下的毒。經化驗,宋世鵬是吃了氰化鉀中毒死亡,我們在搜查宋泉的臥室時,發現了氰化鉀。

 閃回,莊園別墅廚房

 宋泉來到廚房吃早飯,見廚房沒人,又見宋世飛夫婦吃完早餐走出餐廳。宋泉將準備好的氰化鉀放入宋世鵬要喝的牛奶杯中。宋世鵬來到餐廳用餐,宋世鵬端起牛奶杯喝了一大口,又吃著面包雞蛋。不一會,宋世鵬倒在地上……

夜,刑警隊會議室

張隊長背著雙手,在會議室來回走著,繼續說道:宋世飛夫婦開車去五臺山拜菩薩,宋泉跟隨而行。在停車場,宋泉對宋世飛汽車的剎車做了手腳,破壞了剎車。宋世飛在回來的路上,經過盤山公路的下山陡坡時,車速飛快,剎車失靈,摔下懸崖。

李娜:宋泉為什么要殺害宋家五口?劉剛:他和宋家有什么深仇大恨?張隊長:肖輝,你把對宋泉的調查情況介紹一下。肖輝:二十五年前,宋泉的母親在煤老板宋興財的辦公室工作,宋泉的母親年輕漂亮,宋興財將她奸污了,並懷上了宋興財的孩子。宋興財給了宋泉母親一大筆錢,讓她離開,並答應給孩子撫養費。宋泉出生后,她母親帶著他嫁給了別人。前年,宋泉的母親聽說宋興財得了癌癥要死了,但遺產沒有宋泉的。宋泉是宋興財的兒子,有權繼承宋興財的遺產。宋泉的母親去找過宋興財,但宋興財就是不答應分給宋泉遺產。宋泉非常憤怒,來到宋氏莊園做保安,他要殺掉宋興財全家,獨自繼承宋興財的遺產。

這時,桌上的電話響了。張隊長拿起電話:什么?宋泉帶著宋興財回莊園了!張隊長放下電話:快!去莊園!

夜,莊園別墅宋興財臥室。

宋興財閉著眼睛,躺在床上。宋泉提著一捅汽油,走了進來。宋興財睜開眼睛:你要干什么?宋泉:我要你把全部財產給我!宋興財:你是誰?宋泉:我是你兒子!宋興財:你是我兒子?宋泉:二十五年前是你讓我媽生下了我。你現在要死了,你們全家也都死了,你的遺產都是我的!宋興財:是你殺了我全家?宋泉:不殺掉你全家我豈能得到你的全部財產?宋興財:你妄想!我的財產一分錢也得不到!宋泉:我現在就叫你死!

宋泉把汽油潑在宋興財的身上。興財掙扎著,搶奪鄺泉的汽油桶。這時,張隊長帶領肖輝、劉剛、李娜沖了進來。張隊長大喝一聲:住手!宋泉拿出打火機打著火。劉剛、肖輝欲沖上去。宋泉大喊:別過來,我要與宋家同歸于盡!宋泉將冒著火苗的打火機,丟在宋興財身上。宋興財發出慘叫,房間里燃起大火。張隊長大喊:快撤!張隊長和肖輝、劉剛、李娜沖出房間。

       熊熊烈火,映紅了夜空,宋氏莊園被烈火吞噬。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dofollowpro.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无遮挡十八禁在线视频 {$UserData} {$CompanyData}